我因思恋成病

冲呀@孪生刺猬 凹3@cerberus233

【马场林】野球笨蛋会知道上垒的引申义吗?(上)

*原著向,CP如题。
*未成年人请勿阅读本文。
*时间线是八卷以后很久,已交往背景。
*是七夕贺文,但是前两天为票头秃没写完。
*OOC
*没问题我们就开始吧。

*下半部分一直翻车重发了。



“说起来,林林今晚也去七夕祭呗?就在栉田神社,会有大型表演和烟火看哦。”

某天早上,两人坐在一起吃豚骨拉面的时候,马场这样对林说道。

可能是因为林表现出来对东区烟火大会格外的喜爱。之后一旦有类似的活动马场都会通告给林。这天也是一样,原本进入七月的山笠祭时期,马场都会全身心的投入到山笠祭中去,但昨晚听说了乞巧节的活动也暗自记在心里想要告诉林。

又可以看烟火吗。林回忆起之前东区烟火大会的经历,愉快的情绪将近日马场多次醉醺醺的回家造成困扰都一扫而空了。他欣然接受了邀请:“好呀,这次也是大家都去吗?”

马场笑起来:“不,只有我们两个哦。因为七夕节是情侣的节日呀。”

林的脸马上涨红了,结结巴巴的说他:“你这家伙……突然在说些什么啊!”

但到了晚上,林还是换好花纹美丽的浴衣,把头发挽起来盘好,跟着马场出门了。

马场今天也没有穿着练习追山时常穿的短褂和近乎全裸的丁字裤,而是同样身着浴衣,拿着团扇,带着林来到了栉田神社。

神社依然聚集着不少练习追山的男丁,马场和林经过他们的时候,很多人都跟马场打招呼,并且问候了林——虽然有不少不明真相的人直接称呼他“马场夫人”。

林百口莫辩,才反应过来这绝对是马场计划中的事情,在衣袖的掩护下狠狠拧了马场一下。

马场疼得表情都扭曲了,伸手把林的手紧紧包在自己手心里,不叫他有机会再下毒手。

林哪里肯依他,自然百般挣扎,想要将自己的手解救出来。马场干脆把手一抬,将他揽入怀中偷偷吻了一下,将讨饶的话在他耳边来来回回说了好几遍,他才罢休。

马场倒也没放开他,将他的手放在唇边摩挲两下,才拉着他继续走,才到了七夕祭现场。

这里已经挂满了各种彩灯装饰,还有临街的小摊,人群摩肩擦踵,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林简直看呆了,暗自将山笠祭嗤为充满汗臭味的祭典的他,此刻已经完全被琳琅满目的纸糊装饰和彩灯吸引了。

马场一路给他买了不少甜食又陪他玩了一些捞金鱼之类的小游戏之后,又被一个节目引了过去。

“是灯谜啊,马场。”林怀念的说,“小的时候,我也跟妈妈和妹妹一起在赶集的时候玩过呢。”

想起过世的母亲和妹妹了吗……马场揽住他:“想玩吗,这个猜对了有奖呢。可以把心愿写在纸签上,店家就会将纸签挂在竹枝上,据说这样心愿就会实现噢。”

林向后靠在他胸膛上,苦恼地说:“可是我的日语并不好呢。”

“没关系。”马场的眼睛在彩灯下温柔得像黑夜的海水那样泛起细碎的月光,“我会帮你的。”

摊主早就注意到了他们,此时正好向他们推销起来:“两位一定是情侣吧?情侣参加活动,还能获得本店赠送的特制竹饰品哦!”

店主说的竹饰品就挂在小摊上,林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些精致可爱的小玩意。这下更走不动了。

马场自然答应下来,便问店主是什么活动呢?

“是pocky game哦!加上你们两位的话正好有五对情侣参加呢!能坚持最久的那一对就赢了哦!”

林一听要进行这种比赛马上就打起退堂鼓来,马场却说:“都已经答应了就参加呗,而且林林不想许愿了吗?不想要礼物了吗?”
马场一副绝不服输的口气。

没办法了呢。林只好答应了他。

摊主给每对参加的情侣分发了一根pocky,马场将它的一端含在嘴里,伸手揽住林的肩膀偏头将另一端送到他唇边。

这动作实在很像是接吻前的接近,林不由被马场流露出来的“成人的色气”所摄,不自觉的想要躲开。但马场早有准备,手臂稳稳地将林圈在原地,他动弹不得,握紧拳头犹豫了一下,就抬头以万钧气势一口咬住了pocky的另一端。

他再次掉入了马场的温柔陷阱。林在失去思考能力的前一秒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林咬住pocky的时候,不经意与一直看着他的马场先生对视了。只是一瞬间的视线交缠,林就掉入了他眼中温柔的深渊。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年长的猛兽叼在嘴里的小兽,再怎么挣扎也只是徒劳了。

逃不开的呀。林叹息着。之前也是,几次说要离开,但最后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那个狭小又逼仄的事务所,回到这个男人身边。就连被温水煮青蛙都比我这样自投罗网要好吧。林不禁唾弃这样贪恋马场温柔的自己。

马场等了一会儿,见林呆呆的看着自己没了反应,便径自开始吃pocky,还用手固定住了林的下巴和后脑,以免他突然回神会松口或是乱动被呛到。意外的是林一直愣在那里,直到马场的嘴唇碰到了他的嘴唇才惊叫一声,声音还没发出来就被马场吞入口中。

全世界都远去了。

突然炸开的烟花也好,人声鼎沸的祭典也好,喋喋不休的摊主也罢,所有外界的声音和风景都像隔了一层名叫马场的结界一样,与林分隔开了。此时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一个人,只剩下了一件事。

林闭上眼睛,专心与他接吻。

一根火热的舌头带着巧克力的味道熟练的撬开微张的唇齿探入口中,找到了最后一小截pocky和因为惊吓僵硬的小舌。可怜的林完全被熟练的大人带着走,pocky和自己的舌尖全被对方卷入口中吮吸咀嚼,忘记吞咽的津液顺着嘴角溢出了出来。而可恶的成年人还不满足,吃完了pocky还要将对方口中的所有地方都攻略一遍,留下湿漉漉的液体,才含着可怜到颤抖的舌尖轻轻亲吻两下,放开了林。

因为长时间的亲吻,他们分开时嘴唇拉开了一条晶莹的丝线,马场轻笑一下,又凑上前把林嘴角溢出的湿痕都吻去,才松开禁锢着林的手臂。这时他才发现,林早已被他吻得腿软腰虚,站都站不住了,比他体型小两圈的少年整个人贴在他怀里,竟然契合无比。他一松手,林马上抓紧了他的衣服,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谴责的看着他,仿佛在说:“都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你怎么能现在离开我?”

马场被他看得心呯呯直跳。连忙将他按在怀里,像是按住了自己乱跳的心脏。

摊主恭喜他们得到了第一名的大奖,将礼盒送给他们,又奉上写心愿的纸签。马场早已想好了要写什么,便飞快写好将纸签系在竹枝上。

这过程中林一直紧紧挨着他,马场从未见过他如此依赖自己的模样,不由心猿意马,收到的礼品也未拆,剩下的祭典也不想看了。带着林匆匆回家去。


【马场林】野球笨蛋也会知道上垒的引申义吗?(下)


后记:

啊所以……如果链接点不开看不了可能是翻车了,评论里告诉我一下,我会补档嗯。

昨天写完有点意识模糊,发现有些地方也没交代清楚……

嘛,大家意会吧。


顺,不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嘛?

评论 ( 14 )
热度 ( 132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我因思恋成病 | Powered by LOFTER